煌煌Crépuscule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热门小说网www.tech2money.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把景怡然送出门后,郁笛又在休息室呆了一会。

期间他接到了个电话——不陌生,甚至假期时候还提过。

来电显示:周司涵。

郁笛靠在椅子上没动,接通了电话。

“好久不见,最近身体怎么样?”周司涵先开了口。

“还行吧,没死呢。”郁笛懒洋洋的,没个正形。

对面似乎让他噎了一下:“哪天你没了我也打不通电话啊。”

“你打电话也不像要和我聊天啊。”郁笛拆穿周司涵的真实意图。

“行了,就你嘴毒,”周司涵见这个话题聊不下去,单刀直入,“司原说那天见到你同事了,怪可爱一个妹妹。”

“嗯。”郁笛拖腔拉调,故意不接话。

“之前展会上我也见过了,确实很可爱。”周司涵回忆了一下,做了个评价。

“嗯。”郁笛还是没什么波动。

和这群人说话只有这点累得慌,好在郁笛习惯了装聋作哑。

“她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周司涵继续开口。

郁笛在心里叹了口气,懒哒哒开了口:“她好特别,她和你见过的其他女孩都不一样。你是不是想这么说啊,梗太烂了。”

“她是吗?”见郁笛死活不接话,周司涵索性把话挑明了。

郁笛沉默片刻,装傻:“是什么?不太懂。”

“你在说谎。”周司涵说话十分直接。

“她是不是和我有什么关系。”郁笛侧了侧身,身体擦着椅子发出轻微的摩擦声。

“我也觉得和我撒谎没什么必要,”周司涵在电话那头笑了一声,“我只是来确认一下。”

真麻烦啊,特别是周司涵这种身份。

郁笛无声叹了口气,开口装得很像:“我不了解啊,你觉得像吗?”

“你问我?”周司涵反问。

“没什么我就挂了,休息一下准备上班了。”郁笛说着要挂电话,那边没开口。

“嘟。”通话结束。

……

下午郁笛去开会了,景怡然发给了郁笛一份ppt。

她已经习惯了这人不在位置上坐着,哪天他能安稳坐一天景怡然才觉得稀罕呢。她闲下来,算了算手上的工作:参展总结的ppt已经交给了郁笛,今天再辅助其他同事帮忙分析些资料,然后就可以按时下班。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姐夫,站起来【高H】

姐夫,站起来【高H】

小葱
姐姐要和姐夫离婚,因为姐姐说姐夫是个阳痿不能人道,就喜欢折磨人的混蛋! 宋真真因此对姐夫很是怜悯,戒备心更是低了很多。 所以当贺景荣眼含期待的对宋真真说:姐夫的肉棒好像能对着你硬! 宋真真的第一反应是,她要不要帮忙一下可怜的被姐姐甩的姐夫,用奶子和小穴让姐夫重振男人雄风呢? 后来清纯无知的小姨子被禽兽邪恶的姐夫翻来覆去的在床上用粗大的性器湿漉漉的贯穿:真真的小穴帮姐夫治好了病,姐夫要用肉棒奖励真
高辣 连载 0万字
穿越之裙下之臣

穿越之裙下之臣

AD钙奶
刚穿越就被人拿了初夜还被哥哥强奸——周媛媛的穿越之旅在肉香淫糜的欲海沉沦中轰轰烈烈展开! 春点杏桃红绽蕊,风欺杨柳绿翻腰, 窝囊公主一夜之间性情大变 继承了慕星瑶全部记忆的她该怎样稳固这个岌岌可危的女权国度 面对动荡的天下大势,敌国入侵,内忧外患,她又该如何守住这万里江山。 而那些一一出现在她生命中的男人,最终又该情归何处
高辣 连载 42万字
在器材室里被轮奸的女高中生

在器材室里被轮奸的女高中生

九九八十一
? ? ? ?夏弥不知道自己竟会在器械室被老师们轮奸,而她却像只发情的母兽一般不停的在他们身下辗转承欢……?? ??? ? ? ?3p:姜寒,肖澈,ian?? ? ? 除了师生禁忌,还有父女py扮演? ? ? ?he
高辣 连载 4万字
阿宁

阿宁

默默么
阿宁是昀王殿下赵时昀贴身婢女,乃太后所赐,陪伴了赵时昀六七个年头,后来成为赵时昀唯一近身的人。追-更:(woo18 uip) :
高辣 连载 2万字
被辱的X被锢的、、强制爱繁/简

被辱的X被锢的、、强制爱繁/简

一叶
≈ap;a;a;e;elli;大r0u,肥而不腻≈ap;a;a;e;elli;情节满满,yut1横陈≈ap;a;a;e;elli;她被帝国的少帅强行夺去了处子之身,每天夜晚紧致s濡的ixue都被男人用红酒的酒瓶,用烛台,用x器,用他能找到的一切填满≈ap;a;a;e;elli;反正就是一个≈ap;a;a;e;elli;被人囚禁
高辣 连载 33万字
长夜禁区

长夜禁区

风禾尽起
“我永恒的灵魂,注视着你的心,纵然黑夜孤寂,白昼如焚。”——兰波明以珊本是天之娇女,却被婚姻蹉跎了岁月。逃出婚姻牢笼,原以为海阔天空,却被腹黑弟弟再次纠缠上……尘封的往事被揭开——弟弟明嘉言,从小对她抱有扭曲的爱意,几乎疯狂的迷恋着她。原来,早在少年时,他们就偷尝过爱与欲的禁果。明嘉言:“我这辈子只会对一个女人意乱情迷,那个人的名字叫明以珊。”“姐姐,你不需要怕我。我在你面前就是一条小狗,就算你
高辣 连载 1万字